漢中市舊志整理工作概況及體驗

發布時間:2006年09月06日來源:打印本頁關閉


一、漢中舊志概況
漢中舊志首推東漢末祝龜的《漢中耆舊傳》,惜已不傳。晉代常琚編纂出的《華陽國志》,雖非漢中專志,但其中的《漢中志》和《漢中士女志》,卻是主要的內容之一。宋明清至民國時期,編纂成了62部府、縣、州、廳志及鄉土志、專志,給我們今日研究漢中的過去保存了大批歷史資料。但其中近30部已經散佚無存,造成極大遺憾。
就現存的這批寶貴資料來說,大都受到當時的印刷和保管條件的制約,逐漸流散、破損,已經越來越少;再加之文言文的無標點、用典多,晦澀難懂,使今天的讀者們望而生畏;還由于受當時編纂資料條件和編纂者的出發點影響,舊志中往往有不盡妥當的記述,需要澄清和重新認識。為此,整理舊志,就成為擺在當代地方志工作者的一項不可推卸的任務。
二、歷代舊志整理情況
漢中市的舊志整理工作清代就有,著名的如:清嘉慶年間,漢中知府嚴如熤整理輯錄了康熙《漢南郡志》,重新編纂成《漢南續修郡志》。該志被林則徐大加稱贊,稱為“編纂之勤,采輯之博,選擇之當,綜核之精”,為近代四大名志之首(其它三部為馮魚山《孟縣志》、李申耆《鳳臺志》、黃宅中《大定府志》)。到民國13年,南鄭縣的藍培原又重新刻版,印成《重刻漢中府志》。清道光年間,沔縣武侯祠住持李復心道人編纂成《武侯祠墓志》,清光緒時再行刻印。有清一代,一些縣也對前代的舊志進行整理,或續編,或重刻,豐富了當地地方志內容。
民國時期,除藍培原重印《漢南續修郡志》外,洋縣劉元吉撰成《(光緒)洋縣志校勘記》,印行,指正了舊志中不少訛誤。
三、近20年來整理舊志情況
在20世紀80年代開始的新中國第一輪修志中,漢中市的地方志工作者堅持一邊編修新志,一邊整理舊志,并把整理舊志作為了解當地歷史、地情,學會編纂新志的重要途徑,共整理出版舊志4部。最先著手的佛坪縣志辦公室主任主編郭鵬于1986年整理印出了光緒九年的《佛坪廳志》,被列入了1988年黃山書社出版的《中國地方志綜覽》一書。接著,1993年,南鄭縣志辦公室主任主編朱林楓組織,與陳顯遠、鄧長泰、李承疇、郭鵬,共同校注了民國10年的《續修南鄭縣志》,由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出版。1995年,城固縣志辦公室組織穆育人校注明嘉靖《城固縣志》,由西北大學出版社出版。勉縣地方志辦公室整理了清光緒《沔縣新志》出版。1997年,本人校注出版了具有地方志文獻性質的史料書——清代同治時羅秀書編的《褒谷古跡輯略》。
到目前,已經整理成稿、即將付印的2部:寧強縣志辦公室宋文富校注《寧強州志》(含寧強明清代4部舊志),略陽縣志辦公室組織張乃良(已故)校注清代《略陽縣志》。正在校注整理的2部:留壩縣志辦公室組織,由楊伯義、郭鵬校注清同治《留壩廳志》。洋縣地方志辦公室組織整理民國《洋縣志校勘記》。正在做準備,計劃明年開始實施整理的2部:漢中市地方志辦公室組織校注清嘉慶《漢南續修郡志》33卷;勉縣地方志辦公室組織校注清同治《武侯祠墓志》。
四、舊志及古籍整理的體驗
根據本人所從事的3部舊志(《佛坪廳志》、《續修南鄭縣志》、《留壩廳志》)、3部史料古籍(《褒谷古跡輯略》、清陳才芳《思痛錄》、《古籍中的漢中遺聞趣事》)、4部宗教古籍(晉代法顯《佛國記》、唐《寒山詩》、《佛教故事選譯》、《白話地藏本愿經·四十二章經》)的校注、整理實踐,自己深深感到,對舊志等古籍的整理,作為地方志部門和工作者,要解決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Page]
1、重要性、迫切性的認識
有的人認為,舊志是古人的成果,今日修志,只要把當代志修好就行了,不必為古人效力。這種想法把古今修志完全割裂開來,是不妥當的。作為一個合格的地方志工作者,首先,要具備本行業的基本素質,了解本行業、本行政區歷史面貌、歷代情況,了解舊志記述的情況,才能更好地編纂好新志;舊志語言晦澀,一般讀者難以閱讀,作為地方志工作者有義務、有條件把我們的舊志資源整理出來,推向社會,形成社會效益;舊志日漸破損、散失,越來越少,我們地方志工作者如果不對我們自己的寶貴資源進行搶救性保護、整理、擴印,以廣流傳,將對不起我們修志前賢。更重要的是一些當地寶貴史料將會因舊志的散佚而再難找到,造成歷史的遺憾。所以,我們地方志工作者,不要把舊志整理看成是份外事。
2、把握整理的度
在校注整理伊始,首先確定讀者對象的文化檔次。就是說,整理的舊志以什么文化水平的讀者能看懂為宜。出注釋太少,一般讀者還是看不明白,出注釋太多,全成了名詞解釋,則無必要。按當前社會總體閱讀文言文的水平,我覺得以高中畢業水平的讀者能看懂為宜。
3、必不可少的校注
在著手之前,要定個原則,哪些必須出注。我以為,下面的這些情況必須出校注:(1)涉及重大事件而原文太簡的,必須注清;(2)書中人物人名,盡量注明概貌(如籍貫、生卒年、簡歷、事跡等);(3)古代地名,注明今地;(4)書籍文獻,注明作者、成書年代、大體內容;(5)典故掌故,注明出處、含義;(6)難懂的字詞句,訓詁解釋;(7)錯訛錯誤之處,進行校勘,糾正過來;(8)歷史紀年(包括朝代紀年、甲子紀年、太歲紀年、黃帝紀年等),注明公元年。
4、參正互補
如果當地古代有幾部舊志,自然記述中各有所長,各有所短,各有側重。如選中一部校注,則同時參閱其他志本,互為引證、補充、糾錯。
5、認真對照原典及原始資料核正
舊志中無論引用史料,還是直錄詩文、碑石銘文,錯誤往往很多。筆者曾經對照《全唐詩》、《全宋詞》以及碑拓原文,查對舊志、新編志書,見錯誤極多。漢中11屬縣清代舊志中錄碑文幾百篇,只有1篇碑文無誤;11縣區新編志書所錄舊詩詞幾百首,只有《佛坪縣志》1部沒有錄錯1字。因此,整理舊志一定要過細,盡量找到原典、碑石(包括拓片),甚至深入實地查核,對照實物第一手資料,校核舊志內容,糾正錯處,達到校注的目的。
6、不要妄加評述
有的校注者往往想彰明立場,對一些事件評述,如說舊志作者“站在反動統治階級立場”、“壓迫人民”、“封建迷信”、“欺騙人民”等,這種評議是不必要的。只要把志書內容原原本本交給讀者就可以了,至于原作立場問題,這是個很復雜的問題,不能簡單給古人定性戴帽子。
7、選好校注人選
校注質量的高低,完全在于校注人員的質量(這里主要指對當地歷史資料掌握的程度)。有的地方志辦公室把校注舊志承包給學校的語文(或歷史)教師。按一般認為,他們可能是當地文史水平最高的人。但還應看到,以教學為主要任務的教師,他們掌握的是大范圍歷史(如中國歷史、世界歷史),而對地方歷史不一定掌握,也不一定掌握有地方史料。他們憑借幾本詞典等通用工具書,只能對舊志中的詞句做解釋性注釋,而不一定能校注好當地歷史典籍、無法糾正舊志史實上的錯訛。所以在選定校注者、尤其是主校者時,一定要選那些熟悉當地地方歷史典籍、歷史文化的人員。[Page]
8、統一體例
如由幾個人進行校注,則事先要定好體例,各人共同遵守,使繁簡一致、表述一致,格式一致,口徑一致。最后,還應由主校者一支筆統一修定。在一部作品的格式上,不要百花齊放。
9、是否翻譯白話
我認為,志書作為歷史文獻,校勘校注甚為必要,而白話翻譯則完全不必要。一者明清代的志書近似白話,翻譯則把白話重復一遍,沒有必要;二是許多內容,如詩賦文章,翻譯成白話,則完全沒有原文的氣勢、感情、神韻、色彩,成了畫蛇添足,吃力不討好。只要把較難理解的內容梳理好了,就達到整理的目的了。
10、多方征詢專家意見
作為一部留給后世的嚴肅的文獻,要作得盡量好一些,地方志工作者要虛心聽取各方面、尤其專家的意見,不臆斷,不盲從,不先入為主,不人云亦云,不想當然,不要不懂裝懂。尤其在資料記載分歧的情況下,尤其要慎之又慎,不隨便下結論。在廣泛搜集資料、聽取各種意見、專家意見的基礎上,擇正確而從。
真正整理好一部舊志是不容易的,整理好一 部文獻永載史冊,是功德無量的。愿我們的地方志工作者把這項造福千秋的好事辦好。
(2005.7.22)


作者簡介:郭鵬,陜西漢中市地方志辦公室主任、黨組書記;《佛坪縣志》、《漢中地區志》、《漢中年鑒》、《漢中歷史文化叢書》主編;陜西史志協會常務理事、陜西作家協會會員、漢中作家協會理事、漢中詩詞協會秘書長;職稱:編審。本人曾整理出版的古籍:《佛坪廳志》(校點本)、《續修南鄭縣志》(合著,公安大學出版社)、晉法顯《佛國記》(長春出版社)、唐《寒山詩注釋》(長春出版社)、《褒古籍輯略校注》、《地藏本愿經》(三秦出版社)、《四十二章經》(三秦出版社)、清《思痛錄》、《古籍中的漢中遺聞趣事》、清《留壩廳志》(正進行)。《佛教故事選譯》(國際廣播出版社)、《佛教故事選譯續集》(三秦出版社正出版)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主辦:河南省地方史志辦公室 備案序號:豫ICP備15000895號

聯系電話:0371-85960559 85960536 地址:鄭州市經一路北18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