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義門陳:忠孝為本 耕讀傳家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28日來源:河南省地方史志辦公室打印本頁關閉


 

“義門陳”

  江西省德安縣車橋鎮義門村陳姓一族,從唐開元十九年(公元731年)陳旺移家于車橋開始,到北宋嘉祐七年(公元1062年)義門陳氏奉旨分家,歷經332年、15代不分家、高峰時期人數多達3900多口。唐中和四年(884年)唐僖宗首旌“義門陳氏”,后又屢朝旌表,歐陽修、蘇軾、黃庭堅、朱熹等名儒也大加褒贊,“義門陳”遂名傳天下。 

  義門陳氏創立了“至公無私”的管理體制,出現了“室無私財,廚無別爨”“八百頭牛耕日月,三千燈火讀文章”(宋呂端)之盛況。開辦了我國最早的民辦高等學校“東佳書院”,不少江南名士皆肆業于其家,所藏書貼,號稱天下第一。其“家法三十三條”被宋朝奉為“齊家”的典范。 

  公元1062年,義門陳氏奉旨分家,共分291莊,家眾散處全國各地,其后裔繁衍至今多達三千余萬人口。 

  義門陳遺址 

  義門陳,座落于江西省九江市德安縣車橋鎮義門村,義門陳開基始祖陳旺因官置產、造屋興家于江州德安縣常樂里,陳旺及其子孫以孝道治家,撰家規,立家范,置田產,辦書院,曾經的義門陳方圓二十多公里的區域里,建有旌表臺、百柱堂、御書樓、議事廳、德星樓、文昌閣、接官廳、東皋祠、永清寺、九里殿、都蠶院、秋千院、壽安堂、義門酒坊、廨宇、大公堂等宏偉建筑。 

  后來義門陳遺址毀于明初戰亂,為再現義門陳文化,當地恢復了“議事廳”、“三道門”等文化遺址,修建了“義門陳文化歷史展覽館”,“義門陳分莊紀念廣場”、“義門陳先祖陵園”及配套景觀工程,占地約150畝。 

  2008年成功申報為江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目前正積極開展申報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工作。多次開展義門陳文化專家學者研討活動,2013年,舉辦了“海峽兩岸義門陳文化交流”活動。 

  義門陳氏家規 

  義門陳氏家規由《家法三十三條》、《家訓十六條》、《家范十二則》構成,是一部完整的家族管理制度。其中“家法”側重規范家族成員的行為,是家族事務的具體管理辦法,核心思想是“均等”、“和同”,體現了“一公無私”的本質與內涵,被當朝奉為“齊家”的典范;“家訓”、“家范”側重規范家族成員的思想,訓導家族成員孝順重親、團結和睦、明德修身、禁絕非為,形成良好家風傳承后代。整部義門陳家族規范集中體現了忠孝仁義的儒家理念,閃耀著民主和智慧的光芒,在維系陳氏義聚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同時也對當時社會產生了重要的影響,許多內容至今仍然有借鑒意義。 

  腳本 

  江西義門陳:忠孝為本 耕讀傳家 

  [片花]:

  15代人聚族而居

  這是一個家族的繁盛

  3900口同鍋共食

  這是一個千古的美談

  家規家訓

  撐起一個家族的脊梁

  德義忠孝

  講述一種民族的精神

  一部家族史話 

  【廬山、鄱湖大景軟切至航拍義門陳山川地貌,村落大全景,出解說】

  在雄奇險峻的廬山南麓,清波碧浪的鄱陽湖畔,有一個古老的義門村落。山川靜好,日月輪回。千百年來,這閉塞而寧靜的一方水土因為世代棲居著以“忠孝節義為本、耕讀奉公傳家”的江州義門陳而口碑相傳、譽名華夏。

  歷史賦予地理以時間和意義。追溯“江州義門陳”的來龍去脈,要從唐開元十九年一個叫陳旺的人說起,時任江州牧兼德安知縣的陳旺舉家遷徙至九江郡太平鄉永清村即今天江西省德安縣車橋鎮義門村,筑屋造舍,繁衍生息,江州義門陳由此發端,創造了“忠孝節義為本,耕讀奉公傳家”的家族史話。

  江西省德安縣作協主席方明: 

  義門先祖伯宣公是陳旺的祖父,伯宣公出身官宦之家、書香門第,注解史書八十七卷而名聞朝野。公元731年,伯宣公到廬山訪友,見山川秀麗、清幽怡人,不忍離去而定居此地。就正是陳旺舉家落腳之地。 

  此后,義門陳氏創立了“至公無私”的管理體制,出現了“室無私財,廚無別爨”“八百頭牛耕日月,三千燈火讀文章”之盛況。

  唐中和四年,唐僖宗首旌“義門陳氏”,后又屢朝旌表,歐陽修、蘇軾、黃庭堅、朱熹等名儒也大加褒贊,“義門陳”遂名傳天下。

  一套家族規范 

  在義門陳村,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人家里都懸掛著“家嚴三尺法,官省五條刑”的對聯,這是義門陳第一代祖先陳旺以身施教,對后世子孫提出的最基本的一條家規。

  【現場聲:家訓十六條:敦孝悌以重人倫。篤宗族以昭雍睦。和鄉黨以息爭訟。尚節儉以惜財用……年長專家給學生講解義門陳歷史現場聲轉畫外音,特技過度到義門村系列分鏡頭】

  1100年前,義門陳第三任族長陳崇創制了《家法三十三條》、《家訓十六條》和《家范十二則》,三位一體,形成了義門陳氏的良好家風。義門子孫恪守祖訓,以孝義治家,定族規、置田產、辦書院,建立了一個同耕日月、共享太平的大家庭,構建了“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古代和諧社會的典范。

  國家一級作家、文化專家吳清汀: 

  義門陳《家法三十三條》,條條說的是公理,行的是公道,其核心依然是“至公無私”;《家范十二則》900多字,規定家族成員要忠于國家、孝敬父母、親和兄弟、敦睦鄰里、忠厚勤懇;《家訓十六條》則要求族人立身行己,孝悌為先,遵紀守法,明德修身,處處體現了家族管理的公明大義。 

  唐宋時期的江洲義門陳氏家族,創造了十五代不分家、三千九百余人口、三百三十余年聚族而居、和諧共處的家族奇跡。唐中和四年,唐僖宗旌表“義門陳氏”,宋至道二年封義門陳氏為“天下第一家”。據史料記載,義門陳先后被唐、南唐、宋三個朝代九位帝王二十余次旌表。

  宋淳化四年(公元993年),宋太宗宣召義門陳家長陳竸入朝,太宗問:“汝義門所以義聚,何也?”陳竸回答:“公也,公則無私,無私方可義聚。”太宗大加贊許,遂賜匾一塊,御書“至公無私”,并招令將陳氏家法頒行王公大臣各一冊,以參照施行推廣。“至公無私”,宋太宗旌表的這塊牌匾,是義門陳氏《家范》的精華所在:陳氏子孫一旦為官,就不能辜負平生所學,應當一展所能,回報朝廷和國家。家國情懷是義門陳的大義所在,歷代陳氏子孫居廟堂之高,則唯忠唯仁;處江湖之遠,則唯孝唯義。

  《德安縣誌》編寫者王需民對義門陳的歷史有著30多年的研究,說起義門陳的家訓家規和傳說典故,他都能信手拈來。

  《德安縣誌》續修主編王需民: 

  義門陳公有族產,公共勞動,公平分配,充分顯示了一個“公”字。比方說吃飯,大家就共同在一起,設立了不同的餐席,老人是老人的席,成人是成人的席,兒童是兒童的席。什么時候吃飯,以鼓聲為號,這就是“擊鼓傳餐”的故事,吃是公平的。公共勞動的時候,穿的服裝,大家都穿同樣的服裝,不是誰穿的好,誰穿的破,這就是“堂前架上衣無主”。住,大家住的都一樣,房子都是由每個莊統一建造的,不是說哪個住漂亮的別墅,哪個住破爛的茅房,沒有差別。這個公平,表現的非常明顯,義門陳沒有誰搞特殊。 

  [畫面:一本古書徐徐翻開]

  孝父母,勤本業、崇節儉、尚忠厚、黜異端:守法可以保家,明理乃以涉世。概括三十三條家法的基本內容,它涉及到家族內的各個方面,在同族而居的歲月里,族人們共同勞動,同鍋共灶,幾千人聚族而居而能和諧共處的原因唯一“公”字而已。公則無私,無私方可義聚。天下為公,是儒家思想齊家治國的大義所在。這個“公”字流傳至今,依然在這片土地上生根,成長,在這片安寧的土地上,父慈子孝是為人的根本,村民和睦相處是必要的規范,老幼同樂的場景更是處處可見。

  義門家風代代傳 

  家風來自家規,禮儀源于教化。義門陳以耕讀傳家,正所謂“八百斗牛耕日月,三千燈火讀文章”。義門陳氏創辦了東佳書院,并在東佳書院興辦家族教育,將義門陳家規進行弘揚、普及和推廣。起源于唐、延續至清末的“東佳書院”在唐宋時曾鼎盛一時,頗得聲名。清風朗朗、文思悠悠,義門陳的家規家訓也在道德文章中升華,在傳承效仿中深入人心,在祖祖輩輩的學而時習中根深蒂固。直至今日,陳氏后人依然重視學習教育,子弟刻苦學習、崇文尚藝蔚然成風。

  歲月如流,時間不居。北宋嘉佑七年的陽春三月,從義門古鎮的大石板街至古官道上,車轔轔,馬嘯嘯,一路上都是牽老扶幼、肩挑背馱的江州義門陳人。義門陳奉旨分家,大家庭分割為291莊,遷往全國72個州郡144縣。義門陳后世子孫懷揣著象征家族文明的鍋片,離開了一磚一瓦建立起來的家園,踏上了走向五湖四海的續夢之路,演繹了家族史上的大遷徙、大分莊。一門繁衍成萬戶,萬戶皆為新義門。義門陳氏分布在世界各地,因而有了“天下陳姓出義門”之說。

  “忠孝傳家遠,詩書繼世長”。義門陳家規家訓文化,對陳氏后人的影響意義重大,一代代忠、孝、廉、義的陳氏后人,像陳獨秀、陳潭秋、陳寶箴、陳三立、陳寅恪等燦若繁星的歷史文化豪俊,讓義門陳的家譜不斷增添驕人的篇章。時至今日,散布全國的陳氏后人,秉承著陳氏的家風,走上了各行各業,許多人成為各自崗位的精英,盡一已之力成為推動國家發展的動力。

  義門陳館長: 

  我是義門陳分莊的30代嫡孫,從小是聽著義門陳的故事和傳說長大的,我這個家庭現在是四代同堂,可以這樣說,每一代在他的骨子里頭,潛移默化著一種精神和意識,那就是一個家族的家規和家風、家范,對一代一代人的影響,太深刻了。你比如說我們愛國家,家庭和諧,都是有這個家族家規、家范,一代一代的影響,一代一代的傳承,所以一代一代做人成功,做事成功。所以說,家范、家規的教育,不是一個時代的產物,而應當是這個民族、這個家庭,事業成功、做人成功一種內在的精神財富。 

  義門陳后人在華夏大地上扎根,靠的是心中的一份對家國的責任和愛;靠的是故園凝聚的歲月、希望和信心。義門陳人,說的是公理,行的是公道,持的是公德,認的是公信。公而生明,公而大義。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九江市作家協會主席蔡勛: 

  家風純良、家規卓正、家法嚴明的江州義門陳,再現了陶淵明筆下“桃花源”般和諧有序的社會圖景。沐浴著祖德榮光,傳承著家國大義,一代代“義門陳人”將“至公無私”的精神追求、廉明操守和倫理示范發揚光大,堅守了奉公守法的道德準則。 

  在“依法治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征途上,義門陳人以其“愛天下、憂天下、和天下”的博大情懷,以其“明大德、守公德、嚴私德”的精神風范,為中華民族優秀文化傳統的傳承和弘揚添上了燦爛的華彩!

  采訪札記 

  行走在歷史與現實之間 

  蔡  勛 

  “天下陳姓出義門”,但凡說起中國的姓氏和家族文化,若有陳姓者,大抵都會把話題延伸到歷史深處,延伸到家風純良、家規卓正、家法嚴明的“江州義門陳”,從一個個“忠孝節義”的故事中,分享一段段人文佳話,打撈一片片歷史記憶。 

  歷史與現實一脈相承,因了文化基因的繁衍生息。史上有“七省通衢”、“吳頭楚尾”之稱的九江,秦始皇一統天下設三十六郡而有其名,在二千二百多年的歷史長河中,潯陽、柴桑、江州、德化、湓城,一個個亮麗的名字,為這座“三大米市”、“四大茶市”的水岸城市注入了厚重歷史、閃亮人文的個性內涵。“江州義門陳氏家族”發跡于唐,鼎盛于宋,延續至今。一代名相寇準贊曰:文以魁天下,家和慶有余。詩人文天祥表其曰:昔日為江州之義族,今日為廬陵之忠臣,忠義兩全,可儀型于天下矣!聚族世居了332年、歷十五代子孫、受皇朝二十次旌表的“江州義門陳”,其文化影響經久不衰,可謂是中華傳統文化寶庫中的一件文化珍存。從歷史到現實,活態文化的基因,深深扎根于華夏兒女家國情懷的追思、惠顧和眷懷之中。 

  “江州義門陳”于我而言,是一個較為熟悉的文化詞根,可真正要把“義門陳文化”的來龍去脈、發展形成、輻射影響說清說透,我還只是個小學生,我期盼一個機緣,走近“江州義門陳”。 

  懷著對文化厚土的敬畏,懷著對家國文化的心儀,我來到德安,走進義門村,切實感受“江州義門陳”的文化內涵和精神要義。在故事中美麗行走,在故事中真切回味,在故事中尋找歷史,在故事中思量現實。 

  義門村之行,有幸與前德安縣文聯主席、地方史專家王需民先生同行。近古稀之年的需民先生對“江州義門陳”的文化情有獨鐘、學有所長、著有所成。前幾年,他參與主編《中華義門陳氏大家譜》一書,并編著了由“世界水稻之父”之稱的袁隆平先生題寫書名、三十萬字的《話說德安》一書,該書其中一個章節就有《義門陳的傳說》。在德安當地,每每接待重要客人,王需民先生都親自出馬、擔當講解,他不僅能講義門陳的家規家訓,而且能把一個個在當地百姓中普遍流傳的歷史故事娓娓道來,有血有肉的故事,有模有樣的人物妙趣橫生,讓人很是受教。 

  圍繞“廉明奉公”這一主題,需民先生一口氣講了七、八個故事,如《百犬同槽》、《擊鼓傳餐》、《子不識母》、《貸栗度荒》、《公婆大丘》、《三孝省親》、《東佳書院》、《割股療夫》。給我印象最深的當算《子不識母》和《公婆大丘》這兩則故事。前者講到在“義門陳”這個大家族里,設有“育嬰堂”,哺養嬰兒都是婦女們集體出工出力之事,因由如此,長到三歲的孩童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認不出來,留下“堂前架上衣無主,三歲孩兒不識母。丈夫不停妻偏言,耕男不道田中苦”的詩話美談。后者講到義門陳人專門設置“公婆大丘”這份田產,供老人自食養老,使在外做官出仕的義門子弟沒有安老養老的后顧之憂,從而安身立命,廉明為官,永葆義門家風不敗。這兩則故事是義門陳的家風典范,是義門陳的文化精華,怎么聽都可以與現實進行觀照,怎么理解都與義門陳《家法三十三條》、《家規十六條》、《家范十二則》緊密關聯。 

  強烈的文化探秘心理驅使著我們一行走進了荷葉連連、水流澹澹的義門村。“在外做官的陳喬為孤母舔目,使其雙眼復明”,“陳詔、陳顯、陳頒三兄弟為母親抬轎踏青,為使母娛”,“陳昆兄弟七人,沖鋒陷陣,出生入死,英勇抗擊金兵,儀保江州平安”,“義門陳人仁厚有加,陳旭上奏皇朝,懇請減半資助糧食以享民眾”,“林菊香割股療夫表義門,冰心守潔垂青史”,“巧兒縱身跳向山谷,望夫山上的腳印,訴說著巧兒對丈夫陳友諒忠貞不渝的愛情”……一個個感人的故事,一曲曲優美的傳唱,從任何一個當地群眾的口里都能說出一串。義門文化深刻影響著周邊,并源源不斷地向外輻射和傳送。家在鄱陽、工作在德安的德安縣紀委青年干部葉鵬華深有感觸地說,雖然在德安工作,卻一點也不想家,雖還沒成家,卻不感到孤獨。為什么?德安這個地方人好,厚道、誠懇、寬宏。小葉的這番心語,道出了一個時空轉換、因果相生的邏輯關系:歷史是現實的鏡子,現實是歷史的窗口;歷史是現實的背影,現實是歷史的表情;歷史成就了現實,現實觀照著歷史。 

  義門陳孝義為先,上下和睦,一碗粥,先給老人孩子,一只野果,一人一口。一門和諧,互相禮讓,耕讀傳家,家族興旺。翻開義門陳的歷史,多處記載有義門陳人團結互助、共度難關的動人情景。宋嘉佑六年,江南數月無雨,旱情嚴重,災民遍野,餓殍盈蒼。宋仁宗只身下江南視察災情,走進“江州義門陳”,見這里生產生活如常,仁宗便討教一翁。翁說,義門陳人口眾多,上下和睦,孝義治家,老少齊心。面對大旱之年,整個家族齊心協力,挖渠引水,乃避此旱,故生活如常。仁宗感言:江州義門,怡然相存,真乃義之所至也。公元1062年義門陳接到分莊圣旨,命其遷往全國各地,以其義德教化天下。一口巨大的鐵鍋自祠堂高粱墜下,摔成291片,也就有了3900人分成291莊,遷往全國144個郡縣“開煙發戶”的史書記載。 

  江州義門陳忠誠仁義,重教厚文,家風懿范,厚古照今。其義,是家國大義,而非江湖之義。在弘揚中華傳統文化和歷史文明的今天,如何將“忠孝為本”、“耕讀傳家”的義門文化進行放大?如何將“至公無上、奉公守法”的義門操守進行傳承?還是要從講好中國故事、講好義門故事著手。有血有肉的歷史故事最能感化眾生,自覺回歸到心靈漂泊已久的精神家園。 

  在義門村落遺址,“三孝堂”、“孝子碑”、“育嬰堂”、“東佳書院”、“百犬牢”……一碑千載珍,警示義門陳。一個個牌坊祠堂如歷史復活的記憶,一處處斷壁殘垣猶似古代文明寂寥的背影,令人唏噓不已。可是,當我來到義門陳新建紀念館,修繕一新的紀念館,坐落在麗日藍天之下,坐落在青山綠水之間,坐落在四海游人追尋的視野里,坐落在一代代義門陳后世子孫去國離鄉的鄉愁和建功立業的追夢之中。那一根根石柱,分明是遍及神州四海、擔當家國大義、以不老的精神續寫歲月榮光和義門家范的高大男兒。流淌著義門血液,傳承著義門家風,開拓著義門精神,從五湖四海而來的后世義門子孫在此匯聚,聆聽歷史,映照現實,真個是家國一義、殊途同歸! 

  回程的路上,一個最為感人的故事,陪伴著我們一路的歷史尋思和現實感悟:義門后世子孫、湖北黃梅人陳雁南,放棄優越的教育工作,歷時十年之久,花掉全部的積蓄,只身跑遍全國二十九個省市,風雨無阻,日夜奔波,終于編成一部150萬字的《江州義門陳文獻集》,為今世研究義門文化提供了巨大的參考價值…… 

  義門精神,雁南千秋。行走在歷史與現實之間,“江州義門陳”以其文化楷范和精神標高,激勵著我,照亮著我。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西九江市作家協會主席) 

  專家觀點 

  陳峰:家規是成長過程中潛移默化的教化 

  作為義門陳分莊第三十代裔孫,我從小就聽爺爺和父輩們講述義門陳的傳說和故事。現在還時常回憶起兒時爺爺給我傳授的家規:孝父母、和兄弟、睦鄰里、均出入、戒游惰……都過去六十年了,如今吟誦起來,依然感覺如初。 

  從很小的時候起,我似乎從骨子里就感受到做人要講公道、行德義、做好人。長大了,懂事了,才知道家規家范在成長過程中發揮了潛移默化的教化作用。 

  如今六十多歲的我,在享受天倫之樂時,也學著爺爺的樣子,時不時給我的孫兒孫女講義門陳的美麗傳說,教他們愛祖國、孝父母、做好人、講義德,并且告訴他們,爺爺打上小學就是三好學生,參加工作后曾經是全國優秀鄉鎮企業局長,退休后又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義門陳的代表性傳承人,等等。 

  其實,我正是想通過這些方式,傳承義門陳氏一代又一代的傳統美德,延續一個家族的良好家風。 

義門陳后裔義門陳聯誼總會會長 陳峰 

  梁洪生:“文”與“道”共存 “學”與“仁”相依 

  廣泛流傳于南方地區的“義門陳”家風故事,以正史《宋史·陳兢傳》的記載最為典型和普及,說的是北宋開國之初,陳兢的伯父陳昉已在江西德安十三世同居,“長幼七百口,不畜仆妾,上下姻睦,人無間言,每食必群坐廣堂,未成人者別為一席。有犬百余,亦置一槽共食,一犬不至,群犬亦皆不食”。概括地說就是兩點:大家族長期同居共食不分家;“百犬同槽”更是為了印證“義門”做人做事守規矩,連家犬都受到熏染成為“義犬”。形象生動,朗朗上口,很有感染力。 

  其實還有比這個記載早300年的文本,除了說明德安陳氏“合族同處,迄今千人”外,更強調陳氏建了東佳書院,“聚書數千卷,田二十頃,以為游學之資。子弟之秀者,弱冠以上,皆就學焉”,由此而人文輩出。因此時人感慨道:“文如麻菽,求焉斯至;道如江海,酌焉滿腹。學如不及,仁遠乎哉!”闡發了“文”與“道”,“學”與“仁”之間的依存關系。從歷史演變看,陳氏作為南朝“陳”的皇族后裔,雖然在政治地位上比不過南遷的僑姓士族,但是文化上已經接受儒家經學思想的影響,以道德文化相維系。到了唐末五代戰亂之時,其家園又成為傳統學術文化的寄托之地,也借以培養出一批士人和家族的文化力量,逐漸參與了地方管理,曾受到南唐政權的旌表。進入宋朝以后,繼續得到朝廷的褒獎和資助,聚居時間長達200余年。如果放到一千年前的那個時代和物質條件下去評判,客觀地說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它的存在必有合理性和可行性。具體地說,就是一批掌控了一方資源和同姓人群的精英,創造性地采取了一種生存策略,建立了相應的人群秩序和生活準則,同財共居,興學育人,講文化、守規矩、耕讀持家,克勤克儉、平緩了財富不公不均的矛盾,維持了一種較為和諧的人際關系和地方社會秩序,這就和傳統儒家思想中普遍和諧的價值觀和理想追求相吻合了。所以,雖然“義門陳”后裔散處四方,但是“天下義門是一家”的尋根活動歷久不衰,遍布海峽兩岸16個省區。就是因為其含有一種理想和諧狀態的希冀,不斷注入改善國民精神面貌的正能量,很值得挖掘和弘揚。 

(江西師范大學歷史系教授、江西省歷史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 梁洪生) 

  王需民:把治理國家的辦法細化到家族內部 

  由義門陳顯祖陳崇根據家族人口日益眾多的趨勢,撰明《家法三十三條》、《家訓十六條》、《家范十二則》,形成系統地管理家族事務的規章制度,與封建王朝的治國理念相呼應。正所謂“家秉三尺法,官省五條刑”。作為第三任家長,又執掌江州長史兼御史大夫之職的他,奠定了義門陳家規文化的基石,創造了十五代未分家、三千九百余人合族同炊的奇觀,成為中國古代大同社會的一大縮影。 

  家法側重管理辦法,既有推功任能、立事設職的規章制度方面的行政性條文,也有依照國法,在家族內補充處罰的條文。家訓、家范側重于對本族成員的教育培養,用封建社會的各種正統思想濃縮成戒律性的文字,培植家族內忠君、孝親、睦鄰、明德修身、禁絕非為的意識,形成良好的家風。 

  義門陳的家法、家訓、家范的本質是“至公無私”,至公方能無私,無私方可義聚。生活上“室無私藏,廚無異饌”,擊鼓而后傳餐,勞動時“堂前架上衣無主,二歲孩兒不識母”,共同撫養嬰兒。 

  義門陳的家法、家訓、家范的意義在于:一是根據儒家“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傳統道德程序,在“齊家”上作出重大的創新,把治理國家的辦法,細化到家族內部,拿出具體的治家方略,具有一定的理論意義;二是在治理陳氏大家庭的過程中,著重耕讀文化,鼓勵教育,崇尚本業,形成“八百頭牛耕日月,三千燈火讀文章”的現象,具有一定的典型意義;三是以公為基,以義為宗旨,以范為榜樣,告訴族人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怎樣為人,怎樣為官,怎樣為事,傳承一種美德家風,具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德安縣志》續修主編 王需民 

  陳杰敏:把家國情懷裝進行囊隨時準備出發 

  在讀《史記·陳杞世家》時,我看到了我的祖先從草原出發,經媯水、至河南、奔齊田(山東)、下秦淮、歷長江、入澎蠡,最后這支疲于遷徙的隊伍,在我有譜序可追塑的第51代祖先陳旺的帶領下,于唐文宗太和6年(公元832年),徙居江西德安縣太平鄉常樂里(今車橋鎮),成為江州義門陳氏開基祖。至宋仁宗嘉佑7年(公元1062年),經歷了230年的生息繁衍,人丁不斷興旺,兄弟的兄弟,兒子的兒子都長大成人了,而田地卻不會因丁口的增長而增長。為了生存,便析分出若干支遷徙到全國各地。我們這一支遷徙到鄱陽湖東岸一個叫西梓橋的地方,筑舍而居,一邊墾荒耕種,一邊漁獵補給。 

  而一九九八年的那場特大洪水洗劫了我的村莊。數百年的生息與繁衍、創造與構建,就在一夜之間被一場肆虐的洪水無情洗劫,那些曾經閃耀著我的村莊昔日繁榮景象的翹著牛尾巴垛子、粉布著白檐、描繪著花鳥魚蟲的青磚瓦屋,現在只留下了一堵堵斷墻殘壁,蜇伏在一人多高隨風搖擺的蒿草叢中,訴說著我的叔伯兄弟們曾經的創造。 

  我們又開始遷徙了。在這十幾年間,從我的村莊近徙到九江市安家的有19戶,縣城6戶,南昌市3戶,共121人,有8位公務員、4位小學校長、7位教師、2位企業高管、一位作家,其他人戶大多數或辦企業或經商。讓人欣慰的是,自我記事幾十年來,還沒聽說過從我們村莊走出來的人有1個違法亂紀的。 

  我想,這就是“義門陳”文化和精神的傳承。在我很小的時候,總聽上輩講義門陳有家法三十三條,家規二十條,家范十二則。上輩總是跟我們強調:男人國是家,家正天下定。可見,義門陳的義與水泊梁山的江湖之義絕然不同,它是一種凜然的家國之義、民族大義,經過千年時光的浸染,祖祖輩輩口口相傳,這種濃烈的家國情懷已然融進了陳氏子孫的血脈,化作陳氏后人代代傳承的基因。 

  史籍記載簡單明了,而我的祖先們口口相傳下來的關于江州義門陳的軼事卻充滿了傳奇色彩,讓我等后輩子孫對老祖宗們的作為充滿了崇仰和向往。一說江州義門陳選舉族長民主透明,真正體現了任人為公,任人為賢,憑能力、給舞臺的現代用人理念。二說江州義門陳氏具有強烈的大局意識和愛國熱情。某一年江州大旱,顆粒無收,陳氏家族為了如數交納國家的稅賦,一門3700余口勒緊褲帶,連續3個月靠同飲萊羹湯充饑。皇帝得知這一情況后,深為感動,賜給義門陳官糧3000石,以補食用不足,族長陳旭看到周邊百姓有的連粥都喝不上,便向官府提出,每年只接受官糧1500石,騰出一半糧食救濟周邊困難百姓,共度饑荒。有人就有意見,說如今正是青黃不接,糧食金貴,我們賣一部分出去,得個好價錢,再置一部分田地不好么?陳旭卻說:朝廷因我家‘群從千口’,救濟以公糧,我怎么能見利忘義,因私廢公,而做對不起國家的事呢? 

  這就是義門陳憂天下、愛國家,家即是國、國即是家的家國情懷和不見利忘義、不因私廢公的公正大義。作為后輩子孫,當我們用心聆聽整個家族一次次遷徙的跫音,雖然、現在很難找到故園的感覺,但明白了人生、家國、歷史都在旅途,那么我們只能把祖輩構建的義門文化,家國情懷裝進對故鄉思念的行囊,隨時準備出發。 

(江西省作家協會會員、九江市作家協會常務理事兼九江作家報主編 陳杰敏)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網站地圖

主辦:河南省地方史志辦公室 備案序號:豫ICP備15000895號

聯系電話:0371-85960559 85960536 地址:鄭州市經一路北18號